• 设为主页
  • 现在时间:
您现在正在浏览: 首页 > 理论研究

论继承权放弃制度的完善

时间:2017-12-15 08:45:15  来源:广安市司法局  字体:【 】浏览次数:
保护视力色: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作者:赵春燕、杨绪辉)

随着我国人民群众生活水平的提高,群众个人的财产也逐渐增多。由于立法的日趋完善,越来越多的部门要求对于遗产继承办理继承权公证,而我国的《继承法》自1985年颁布实施以来,迄今已有二十多年,现在的社会环境与二十多年前相比已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继承法》的部分内容与目前的社会发展不相适应,因此修改和完善继承法已迫在眉睫,本文通过对《继承法》现有放弃制度存在的问题加以分析,得出了《继承法》进一步完善的迫切性。

 

    

继承权是指继承人所享有的继承被继承人遗产的权利,继承开始后,继承人可以表示继承被继承人的遗产,也可以表示放弃被继承人的遗产,那么放弃继承权在什么时候放弃?用什么方式放弃?放弃将会产生何种效力?在以概括、限定为继承立法原则的国家中,继承人即使全面接受被继承人的权利义务,一般亦不会损害自己个人的利益。但为了尊重继承人的人格独立,同时也考虑到继承人不参与继承非但不会损害他人和社会利益,而且还可能有利于家庭和睦、社会稳定,故多数国家又规定继承人可放弃(或称抛弃)继承权,以此作为概括、限定继承的补充,我国也不例外。但由于我国现有继承法有关条文的表述不够严谨、科学,内容较粗,于是在理论界、司法界对一些规定有不同理解,形成了争议。笔者以下拟制继承权放弃的有关问题略述已见,以作引玉之砖。 

 

  

 

  一、继承权的放弃

(一)、继承权放弃的含义

继承权的放弃,又称为放弃继承权,是指继承人于继承开始后所作出的放弃其继承被继承人遗产的权利的意思表示

可见,放弃继承权放弃的是继承既得权,也即主观意义上的继承权。同时,放弃继承权的主体是继承人,包括法定继承人和遗嘱继承人,因为继承人仅限于自然人,所以放弃继承权的主体也限于自然人。

(二)、继承权放弃的方式

《继承法意见》第47条规定:“继承人放弃继承应当以书面形式向其他继承人表示。用口头方式表示继承,本人承认,或有其他充分证据证明的,也应当认定其有效。”

可见,我国继承权放弃的方式原则上采用要式主义,即以书面形式作出,但是在本人承认或有充分证据证明的情况下,亦承认口头放弃的效力。

(三)、继承权放弃的效力

《继承法意见》第51条规定:“放弃继承的效力,追溯到继承开始的时间。”因此,继承权的放弃具有溯及力,继承权放弃溯及于继承开始之时,继承人作出放弃继承的意思表示之后视其自始无继承权。

(四)、继承权放弃的时间限定

《继承法》第25条规定:“继承开始,继承人放弃继承的,应当在遗产处理前,作出放弃继承的表示。没有表示的,视为接受继承。”“受遗赠人应当在知道受遗赠后两个月内,作出接受或者放弃遗赠的表示,到期没有表示的,视为放弃受遗赠。”

放弃继承权的时间节点自被继承人死亡时起至遗产分割前。继承人只有在被继承人死亡时才享有继承既得权,因此,继承权的放弃只能于继承开始后实施。遗产分割完毕后,主观意义上的继承权随着继承法律关系的终止而不存在,因而继承权的放弃只能在遗产分割前作出,否则继承人放弃的就不是遗产继承权而是遗产所有权。《继承法意见》第49条规定:“继承人放弃继承的意思表示,应当在继承开始后、遗产分割前作出。遗产分割后表示放弃的不再是继承权,而是所有权。”

二、继承权放弃的立法缺陷

(一)、继承权的放弃能否在继承开始前实施

继承开始前,继承人仅具有继承期待权,即客观意义上的继承权,而客观意义上的继承权实质上是继承人所具有的能够继承被继承人遗产的资格,这个资格可以是法律规定的,也可以是遗嘱指定的。因此,在继承开始前继承人不能放弃其继承权,即使放弃继承权是无效的。

()、继承权的放弃能否反悔

《继承法》第50条规定:“遗产处理前或在诉讼进行中,继承人对放弃继承反悔的,由人民法院根据其提出的具体理由,决定是否承认。遗产处理后,继承人对放弃继承反悔的,不予承认。”根据该规定,人民法院有权根据继承人提出的具体理由,决定是否承认继承人关于放弃继承的效力。笔者认为,一旦继承人作出了放弃继承的意思表示,原则上就不应允许其反悔,因为如果允许其随意反悔,就无法形成较为稳定的继承法律关系,特别是采用公证的形式作出了放弃继承权的意思表示后,作为一种特殊的要式法律行为,更会损害法律的严肃性。实践中,继承人放弃继承权的决定多是参照其他继承人的行为后作出的,比如继承人为二女一子,次女因长女放弃继承而作出放弃继承权的表示,遗产由唯一的儿子继承,如果继承开始后,长女对放弃继承权反悔并得到法院准许,次女很可能也会对先前放弃的决定予以重新考虑,如此,整个继承法律关系将长期处于不确定状态,继承将无法顺利进行。

(三)、继承权能否部分放弃

对于继承人能否部分放弃继承权的问题,过去的能说认为,继承权具有不可分性,“继承的承认或抛弃,应包括的就遗产或应继份为之,不得就遗产或应继分之一部为之,这就是所谓承认抛弃不可分之原则”。也即继承权只能全部接受或全部放弃,如果允许继承人可选择部分放弃继承权,可能会导致继承人只继承权利而不承受义务,不利于家庭的和睦,而笔者认为,在经济社会发展日新月异的今天,可以允许继承权的部分放弃,理由如下:

1、《继承法》及其配套规定中增多没有涉及继承权不能部分放弃的规定,根据私法中“法不禁止即可为”的理念,应允许继承人部分放弃继承权。

2、有关继承立法对出于逃避义务而放弃继承权的情形设置了法律救济途径。《继承法意见》第46条规定:“继承因放弃继承权,致其不能履行法定义务的,放弃继承权的行为无效”。

3、部分放弃继承权有利于继承法律关系的灵活变通,并能促进家庭和睦。

(四)、能否约定放弃继承权后遗产的分配

继承人能否约定放弃继承权后相应遗产的分配,即继承人在表示放弃继承权的同时能否指定其他继承人来继承其应继承份额?笔者认为是不允许的,继承人一旦放弃继承权,即意味着不再参与到遗产的分配中,更无权对遗产份额的分配再行安排。往往在现实生活中,由于家庭关系的复杂性,很多继承人在放弃继承权后仍参与遗产的分配事宜,或者附加其他条件。

(五)、有配偶的继承人放弃继承权是否需配偶同意

根据《婚姻法》的规定,夫妻之间在婚姻存续期间所取得的遗产,若没有其他的约定(如遗嘱人在遗嘱中确定只归夫妻一方的个人财产),应视为夫妻共同财产。由于继承权本身就是一种财产性权利,有观点认为,若没有其他约定,继承权应该属于夫妻共同的财产权。

笔者认为,夫妻共同共有与继承人共有均为共有的形式之一,夫妻共同财产主要还是以一种既得的、现实性权利角度来说的,而继承人对遗产的共同共有是一种暂时的,而不是既定的状态,继承人享有继承权,并不表示其真实地拥有了遗产,其放弃继承权,从结果上看也是放弃遗产物权的共有身份。所以,笔者认为继承权不属于夫妻共有的权利,继承人完全有权利自愿作出接受或放弃的决定。只有待遗产分割完毕后,才会产生夫妻共同财产的问题。

(六)、无民事行为能力或限制民事行为能力的继承人能否放弃继承权

一般而言,放弃继承权作为一项重要的民事法律活动,不能由无民事行为能力人或限制民事行为能力本人来行使。按照继承立法的有关规定,法定代理人或者监护人可以代为承认继承权,但其能否代为放弃继承权并没有明确规定,笔者认为,无论是民事行为能力人或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还是其法定代理人或监护人,均不得放弃或代为放弃继承权。

(七)、放弃继承权与《物权法》第29条的联系

《物权法》第29条规定:“因继承或者受遗赠取得物权的,自继承或者受遗赠开始时发生效力。”该条是关于因继承或者受遗赠等非依法律行为取得物权的规定。根据该条规定,继承人在继承开始时就取得了遗产的物权。据此有人认为,《继承法》第25是与《物权法》规定相冲突的,因为继承人在继承开始时就拥有了对被继承人遗产的所有权,其放弃遗产应该是对所有权的处分而非对继承权的放弃。

笔者认为,上述观点的误区在于将继承取得物权与继承权放弃的溯及力问题混为一谈了。因为继承人一旦表示放弃继承权,该继承权放弃的效力自然溯及至继承开始之时,继承人自始无继承权,也从未取得遗产的所有权,可见因继承而取得物权和继承权的放弃并不矛盾,前者是继承权行使的结果,而后才是继承权行使的方式之一。

三、继承权放弃制度在《继承法》中的完善

(一)、继承权的放弃宜以书面方式作出

《继承法》对于放弃继承的表示形式没有明确规定,而主要体现在《继承法意见》第4748条的规定中。《继承法意见》第47条规定:“继承人放弃继承应当以书面形式向其他继承人表示。用口头方式表示放弃继承,本人承认,或有其他充分证据证明的,也应当认定其有效。”第48条规定:“在诉讼中,继承人向人民法院以口头方式表示放弃继承的,要制作笔录,由放弃继承的人签名。”可见,我国目前的继承立法关于继承权的放弃形式对书面、口头两种方式均予以承认。

笔者认为,继承权的放弃系继承人对其财产权益的重大处分行为,有必要将其规定为要式行为,而要式行为的形式以书面为最佳,对于部分不能书写的继承人,应在他人代书的放弃继承权声明书上签名、捺指纹或盖章。至于说是否需要办理公证。笔者认为也不需要规定得过于严格,但鉴于公证在继承权的放弃方面发挥了积极而显著的作用,可以在《继承法》中作出鼓励性的规定,引导继承人向公证机构作出放弃继承权的意思表示。

(二)、继承人继承权的放弃应有限定的行使期间

根据《继承法》第25条的规定:“继承开始后,继承人放弃继承的,应当在遗产处理前,做出放弃继承的表示,没有表示的,视为接受继承。”继承人行使放弃继承权的期限限定在继承开始后至遗产处理前。这个时间段规定得过于模糊,易造成放弃继承的时间过长且使继承活动一直处于不确定状态,不仅影响财产关系的及时确定,也可能影响债权人的利益。所以,继承人放弃继承权也应该有明确的时间限制。各国立法大都对此作同了明确的规定。如《德国民法典》第1949条规定:“抛弃继承,自继承人知悉继承财产之归属于自已取得继承权之原因时起算。以身后处分指定继承者,自遗嘱开始时起算,6个星期内为之。”如《瑞士民法典》第567条规定:“放弃继承的允许时间为3个月。对于法定继承人,此期间从其获悉死亡时起算,但法定继承人能证明其到后来某一时间才知道自己享有继承权时,不在此限。对于指定继承人,此期间自其收到对其有利的遗产处分的正式通知时起算。”《日本民法典》第915条也要求放弃继承的意思表示必须在继承人知悉时起算。由于我国《继承法》对继承的放弃时间没有作出明确规定,导致继承法律关系处于一种不稳定的状态。至于说这一时间段规定的多长最为合适,很多学者倾向于比照受遗赠人的放弃权的行使期间。比照《继承法》第25条关于“受遗赠人应当在知道受遗赠后两个月内,作出接受或者放弃受遗赠的表示。到期没有作出表示的,视为放弃受遗赠”,建议继承人放弃继承的时间也为两个月

笔者认为,继承人行使放弃继承权的时间应该有明确的规定,至于说是否同受遗赠人的放弃权一样规定为两个月,笔者认为尚值得探讨:

1、继承人往往是与被继承人在血缘、抚养上关系十分密切的人,而受遗赠人往往不属于法定继承人的范畴,继承人本身就具有客观上的继承权,而受遗赠人非在遗嘱中指定,通常不具备客观上的继承权。双方在权利来源上是不对等的。

2、继承人的义务是在受继承的财产范围内承担被继承人相应的债务和税款,而被继承人将财产遗赠给受赠人的行为往往是无偿的,即便是附有义务,较多的也限于“保证他人居住权”等付出较少的义务。双主在义务的承担上是不对等的。

3、公证实务中,经常出现受遗赠人因在知道被继承人死亡后两个月没有表示接受遗赠或者无法对自己在两个月内已经表态接受遗赠的行为举证而丧失受遗赠权的情况。这种情况的出现除了受遗赠人法律意识淡薄之外,还有重要的一点就是“两个月”的期间太短,尤其因人口流动性加强,受遗赠人在外地甚至国外无法在短期内实施相应的接受遗赠的表示

笔者认为放弃继承权与放弃受遗赠权的期限,两者可以参照,但不一定须等同。笔者建议继承人作出放弃继承的表示的期间应长于两个月,可以规定在继承人知道被继承人死亡后的三个月内。

(三)、非因法定事由,继承人不得撤回继承权的放弃

《继承法意见》第50条规定:“遗产处理前或在诉讼进行中,继承人对放弃继承翻悔的,由人民法院根据其提出的具体理由,决定是否承认,继承人对放弃继承翻悔的,不予承认。”人民法院对于继承人放弃继承的反悔认定,存在一个自由裁量空间。

笔者认为,为保护继承法律关系的稳定性,保护其他继承人的利益,另一方面也是为了维护法律的严肃性,继承人一旦作出放弃继承权的意思表示,特别是以公证、律师见证等法律形式作出的,原则上不允许其单方面撤回,有台湾学者亦认为,“由于继承的承认与放弃对其他共同继承人及利害关系人影响甚巨,有碍继承关系之安定。故如已为继承之承认或放弃,虽仍在得为承认或放弃的法定期间内,亦不得撤回。”

但是并非所有放弃继承权的意思表示均不得撤回,允许撤回的例外情形应该由法律加以明确规定,笔才认为应包含以下情形:

1、继承人因受协迫、受欺骗而作出放弃继承权的表示的。

2、继承人因重大误解而作出放弃继承权的意思表示的,例如继承人甲认为被继承人仅有存款一万元,就作出了放弃继承权的表示,结果后来甲又发现乙另有房产一处,这就属于对遗产内容的重大误解。

3、继承人撤回放弃继承权的表示,其他继承人均予认可的。继承人撤回放弃继承权的表示,重新参与到遗产的继承分配中,受影响的自然是其他继承人,若其他继承人均无异议,笔者认为继承人可以撤回放弃继承权的表示。

(四)、放弃继承权不得附期限或附条件

继承的放弃之所以不得附加条件或期限,主要在于继承溯及于继承开始时发生效力,若许其附条件或期限,则使继承效力不易确定,且将损害遗产债权人的利益,并影响后顺序继承人的地位。

关于放弃继承权不得附期限或附条件的问题,很多国家或地区的民法典中均有所元宝,如《德国民法典》第1947条:“承认和抛弃不得附条件或期限”;《瑞士民法典》第570条:“抛弃继承权,不能附加任何条件和保留”。 我国目前《继承法》及相关配套解释中均没有对放弃继承权能否附期限或条件作出明确的规定,但在司法实践中均采取了放弃继承权不得附期限或附条件的作法,建议在《继承法》中加以明确。

(五)、确认特定情况下继承权部分放弃的有效性

我国目前的继承法体系中对于继承权是否能够部分放弃并没有明确规定。目前的主流观点认为继承权不能部分放弃,因为继承权具有不可分性,只能全部接受或全部放弃,而不能附加任何条件,并且认为如果允许继承人部分放弃继承权,可能会导致继承人只继承权利而不承受义务,不利于家庭的团结和睦。如果说,继承人只想得到部分遗产权利,而将应得的其他遗产权利让与其他继承人,是其完全可以在接受继承后对其所得的遗产让与或放弃。

笔者认为上述观点虽有一定的道理,但是在目前的继承实务中,承认部分放弃继承权也有其存在的价值:

1、继承权作为一项财产权,其理应允许继承人有一定的处分自由度。部分国家或地区立法规定有特定条件下的部分放弃,如《匈牙利民法典》第603条第1款即规定:“有法定继承权的人,根据与被继承人订阅的书面协议,有权全部放弃或部分放弃继承权。”澳门地区《民法典》第1893条(遗嘱继承及依法继承)、第1902(附条件或期限至抛弃或部分抛弃)规定在接受或抛弃依法继承的遗产时,如不知遗嘱之存在,则仍是抛弃或接受遗嘱继承之遗产。我国目前不承认继承契约,但是现实中法定继承和遗嘱继承并行,因此遗嘱继承及遗赠中继承人或受遗赠人对于部分遗产的抛弃是可行的。

2、不允许部分放弃继承权的立法目的是为了保护其他继承人、债权人和第三人的利益,防止继承人出于逃避债务或其他义务的目的而作出放弃继承权的表示。但是按目前我国继承法所采用的有限继承原则,继承人不需要承担超出所继承的遗产实际价值和债务和税款,对于保护其他继承人、债权人和第三人的合法利益作出了制度上的设计。

3、继承权全部放弃的理想状态应该是建立在继承人对于被继承人遗产及继承人情况完全掌握的前提之下,而我国目前还没有建立起一套完善的遗产登记及清理程序和完备的人口资源登记、查询体系,故很难完全认定继承人的放弃是在对被继承人的亲属关系、遗产结构等内容的准确了解下作出的真实意思表示。

4、目前在继承实务中出现了一些新的趋势,一概要求不得部分放弃继承已经无法适应新形势下的实际需要

1)被继承人遗产的数量增加、种类丰富。继承人在决定是否放弃时需加以考虑的因素增多,且部分遗产如知识产权、公司股权等,对继承人的专业知识及能力要求较高,如果只允许全部承认或放弃继承,无法实现遗产的合理分配及遗产的优化配置。

2)被继承人遗产分布及继承人分布区域越来越广。现在,被继承人的遗产所在地不仅仅局限在被继承人住所地,还可能在外地甚至国外均有遗产,继承人若接受全部的继承,就难免需要对非本地的遗产予以继承和管理,很可能会增加其继承和管理的难度。

3)继承人全部继承后又将部分权利转移给其他继承人,尽管具有可操作性,但是其程序繁琐,而且有可能在财产转移方面付出时间,费用上的巨大成本。

4)从继承实务来看,在目前绝大多数的放弃继承权的实例中,继承人均不是为了逃避义务而放弃继承权,而更多的是从家庭内部财产的再次分配及继承、管理的便捷性上来老师的。

5)在诉讼中,查明被继承人的所有遗产可能有难度,即便能够完全查明,也需要耗费更多的时间、精力和金钱,不利于更好地保障继承人、债权人及第三人的权益。

基于上述因素的考虑,笔者认为,对于一定条件下的部分放弃继承权的有效性,《继承法》应予以确认。

行文至此,笔者深深地感觉到,继承权放弃制度尽管在我国继承法体系中仅为一个很小的方面,但其包含的内容却十分丰富。笔者在对继承权放弃有关问题分析探讨,并力求解决一些理论与实际问题的过程中,也看到我国继承法亚需完善。诚然,立法完善不是一朝一夕之事,立法者亦非万能,我们无法也不可能要求立法绝对定量、精确。但我想在立法时,应有这样的思路,即对人们已认识的常见社会现象,尽可能作具体明确的规定,而不能用模糊、抽象的文字来表述。否则,法律将被曲解,甚至于无法执行的现象,将难以避免。

 

 

参考文献:

(1)   郭明瑞、房绍坤著:《继承法》,法律出版社2004年版。

(2)   李全一著:《放弃继承权公证几个理论问题研究》,http://www.scgzw.org/

(3)   史尚宽著:《继承法论》,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0年版。

(4)   杨立新著:《共有权研究》,高等教育出版社2003年版。

(5)   《继承法》第25条:“继承开始后,继承人放弃继承的,应当在遗产处理前,做出放弃继承的表示,没有表示的,视为接受继承。受遗赠人应当在知道受遗赠后两个月内,作出接受或者放弃受遗赠的表示。到期没有表示的,视为放弃受遗赠”。

(6)   王利明主编:《中国民法典学者建议稿及立法理由(人格权编·婚姻家庭编·继承编)》,法律出版社2005年版。

(7)   陈祺炎等著:《民法继承新论》,台湾三民书局,史尚宽著:《继承法论》,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0年版。

(8)   郭明瑞、房绍坤、关涛等著:《继承法研究》,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3年版。

(9)   王利明主编:《中国民法典学者建议稿及立法理由(人格权编·婚姻家庭编·继承编)》,法律出版社2005年版。

(10)  郭明瑞、房绍坤著:《继承法》,法律出版社2004年版。

 


川公网安备 51160202511692号
Copyright © 2001-2011.All Rights Reserved     四川省广安市司法局 版权所有
地址:四川省广安市司法局  备案序号:蜀ICP备10035000号-1 网站标识码:5116000020  
您是第 位访问者